鸢靡

近期内沉迷于艾尔之光的艾因小哥哥无法自拔,暂时停更有关阴阳师和刀剑乱舞的任何粮

关于艾因三个分支的2p设定

*个人脑洞,不喜勿喷
*ooc肯定会有,因为异色没有统一的性格设定
*按照官方背景改编,有错请指出

1、

2p lofty executor
虽然艾因因为自身的使命而与为了取回魔奇村庄的艾尔碎片的艾索德一行人一起行动,随着冒险的推进,他总是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魔气在指引着他。
进入据说与魔界连结的黑暗森林的艾因,基于对魔界本能性的抗拒感,不断地进行使用神之力量的武器投影跟创造模式的战斗,但是投影出来的武器和本来的面目不符合,倒不如说是接受了完全魔气的影响。由于持续使用神之力量的武器被若有若无的魔气影响而变得微微发红。
在黑暗森林里战斗到疲惫的艾因外貌也发生了变化。
使得艾因渐渐失去了为了融入艾里奥斯而拥有的人类的姿态,以及最初的最为纯净的神之力量,原本因为贴合人类的情感变得开始躁动甚至狂妄起来。
高速移动跟近身战斗、以及为了能够投影更强力的神之武器而聚集所有的力量。

花絮
*立绘可见lofty execitor原本头发内侧的蓝色高光变为了红色
*立绘上的笑容显得十分狂妄,这点或许和他被魔气侵蚀的程度有关
*衣服变为了全黑和金色搭配,说明了他进一步被魔气的侵染以及和神之力量相结合的信念。

2p arme

“我即是神的意志……是吗?”

在纳斯德的土地厄泰拉持续跟拥有强大威力及大规模纳斯德兵力的战斗,艾因感觉自身强化了一阶段的变异神之力量已经到了界限,在身心俱疲的情况下,原本魔气环绕附着着的投影武器变得更加怪异,这点让艾因十分担心。
另外发现自己还没完成神的使命就开始动摇的艾因,透过纳斯德之王得知魔界将要认真侵攻一事,决定将动摇的自己振作起来、作为神的代理人将自己完全奉献给神,但是信念一旦动摇的下场便是自己同神的连接完全中断,勉强维持自身的能力正在逐渐消失。然而艾因并不知道,还在祈祷着答案。
光靠这点神之力量并不能够完全消灭魔族。
阿雷格的情报以及跟魔族的直接战斗中,领悟到名为魔族的存在是比自身所想的还要更加强大且危险的存在的艾因,决心前往地下礼堂寻找缓解或者根除魔气的办法。
在一次次的失望过后,艾因突然领悟到,打败魔族的办法并非只有神之力量,既然神因为自身的不纯而选择抛弃自己,倒不如就此一搏成为彻底抛弃神明的存在。艾因决心舍弃神的信念,运用自己所谓的变异的权能去击败魔族,成为践踏他们的存在。

花絮
*立绘可见被魔气同化了的武器比一转时来的更为红亮。
*因为持续被魔气侵蚀,神之力量由魔气的变异而影响着艾因的情绪,他变得更加傲慢和狂妄,由立绘中的笑容可以见到
*过度使用变异权能原因,艾因的头发变成了血红色,眼睛也是
*作为神之代理人的艾因只是一个名号,真正的他并非绝对的一方,由他武器周围环绕的魔气来看。

2p richter
“违背了世界之理的存在,我也算其中一个对吧,女神?”

看到随着努力而复原的一部分巨大艾尔,艾因已经无法再去守护它,因为沛塔过来的旅程而逐渐被魔气侵蚀,对女神的不闻不问感到失望且痛恨,以及拉诺斯最终一战时强大的魔气吸引着艾因,只想着完全抛弃神的意志的艾因接受了魔神的提议,接受了魔气彻底成为下任魔神的存在。
如今的艾因除了拥有完美的投影能力以外,周身强大的魔气也是他的绝杀之一,将女神的徽章戴在身上是对自己疯狂行为的最大刺激,如今的他便是站在高处蔑视弱小的存在。

花絮
*陷入了完全疯狂的艾因在觉醒前后拥有比之前两个转职还要大的情绪波动
*持续被魔气影响一直让艾因彻底陷入疯狂的情绪
*偶尔的清明是由于受到了少部分神之力量的影响
*由于受到少许神之力量的缘故,呈现力量的头发颜色变得有些淡红色。

2、

2p lofty anpassen

虽然艾因因为自身的使命而与为了取回魔奇村庄的艾尔碎片的艾索德一行人一起行动,
但随着冒险推进,他渐渐开始对于人类以及艾里奥斯的所有生物的姿态感到失望及怀疑。
他完全无法理解艾索德和他的伙伴为什么对一些不对等的利益而浪费时间。然而随着艾因与他们一同进行战斗,他逐渐对他们产生了兴趣。尽管出现了数不完的错误,尽管重复着无意义的行为,但他们从来没有放弃。
是什么动力让他们克服无数的逆境和历练?是什么动力驱使他们为了自己的正义战斗至死?艾索德和他的伙伴为了人民的安全,与村民联手攻入瓦利城堡。
艾因能够理解人类的正面情感,却也体会到了负面情感带来的危害。
对于人类感情的理解逐渐趋于自我化的艾因,并未意识到过度的情感带来的伤痛。
他将一些用情感的力量结合艾尔之力凝聚而成的新力量称为艾伊特,但是却总是以黑色的姿态出现

花絮
*过度感受人类情感力量的艾因也因为负面影响的原因而变得不再表露感情
*艾因感受到的负面情感多于正面情感,从立绘中可以看出,他已经不怎么表露出笑容
*人类的负面情感导致的艾伊特都是被封闭的黑色

2p erbluhen
“这场表演,该终止了。”
艾因将这种融合了神之力与艾里奥斯的艾尔气息,作为神之契约的崭新形式,称之为艾伊特。
当他观察着自己的伙伴与厄泰拉的强大军团英勇奋战时,他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情绪波动。
他平静了这股不熟悉的内心悸动,通过内心的成长来强化自己。
当艾因通过纳斯德之王的言语得知魔族入侵的消息,看着艾尔搜查队沉着应战不畏艰险的状态,艾因的心中逐渐对他们建立起了信任却也担心状况是否会很糟。
内心的不安与担心,进一步刺激了先前遗留下来的负面情感带来的影响。
在与强大魔族危机四伏的战斗期间,艾因使用他的力量虽然努力协助并守护着艾尔搜查队和其他战斗的人们,却也依旧挽回不了逝去的生命。
艾因陷入了深深地自责和悲伤,他决心前往沛塔的地下礼堂为他们祈祷,却最终发现怨灵的阻挠,艾因发现付出情感的代价太过于强大,放弃了内心所有的感情的艾因周围的三种颜色的艾伊特都失去了光华,变为了全部的黑色。

花絮
*封闭了情感的艾因因为变异了的艾伊特的影响而开始冷漠无情起来
*立绘中可以看出原本是些许变黑的头发已经变得全黑且双眼变得血红
*进一步封闭的情感也让艾因失去了原本的感情

2p bluhen

“就像迄今为止的那样,感受被无情碾压的痛苦吧。”

看着伙伴们通过艾尔回廊的试炼,已经封闭了情感的艾因并未作出任何表态,通过和伙伴们的旅途,自己也见证了太多的悲欢离合以及生离死别,对于人类情感逐渐麻木的艾因抛却了任何的感情,艾因不愿意再去承担情感带来的代价。
艾因成为了流浪于人间的情感封闭者,同艾索德的搜查小队一起,深谙这一切的艾因重新踏上征程,以变异艾伊特带来的无情残酷能力碾压一路上遇到的敌人。

花絮
*艾因彻底蜕变成了无感情的封闭者,也因之前留下的负面影响而变得有些暴躁和消沉
*变异的艾伊特进一步影响了艾因的一切,他变得比之前更加沉默寡言
*比起辅助,他更多的是运用艾伊特去碾压敌人

3、

2p lofty wanderer

与艾索德和艾尔搜查队一同冒险的艾因,遇到了艾里奥斯中各种各样的人与事。然而,因各种事情离艾尔越来越远的艾因,开始感到“不安”。这种不熟悉的情感开始逐渐刺激被困在时空时所留下的赫尼尔能量。因霍夫曼的委托而前往黑暗森林的艾因,感受到了巨大的魔气。内心的不安逐渐变为了恐惧、愤怒的消极情绪,并向外进行扩散。
陷入恐慌的艾因,在艾尔搜查队的呼唤下逐渐恢复意识。因担心自己目前状态无法完成使命的艾因,开始试图寻找平静混沌的方式。
他不惜接受人类的帮助,甚至尝试使用以艾尔为动力的纳斯德装置。
然而在得知这一切都没有效果的基础上,艾因放弃了所有的挣扎,他变得不再依托于女神的祈祷,神情泰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因为赫尼尔力量的侵蚀变得不稳定。
一切的不安与恐惧都变得不复存在,只有无尽的快意和满心的愉悦。

花絮
*因为赫尼尔的变异产生的扭曲权能,所有的赫尼尔花纹都变为了黑红色的样式
*可以从立绘中艾因的神情来看,他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力量会有多么的让自己的身体分崩离析
*艾因的笑容变得有些扭曲,应该是变异的赫尼尔在他身上侵蚀的作用

2p apostasia

“以赛玛利,你后悔把我抛弃了吗?”

越是使用污染的神之力,艾因的身体就瓦解得越快。尽管赫尼尔力量的痕迹逐渐开始在身上蔓延,为了使命,他依旧强忍着痛苦继续前进。
当与艾尔搜查队一同到达纳斯德生产基地时,他看到了为了目的不断创造的“纳斯德”,在完成使命后被无情废弃的命运。从纳斯德的身上,艾因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为了使命而被创造,完成使命后就会消失。
从一开始艾因就对自己的存在不会产生任何的疑惑,这一点使艾因从来都以痛恨女神为目的行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为了最后得到女神的回应,艾因决定前往沛塔,但迎接他的却是遮天蔽日的魔气和无穷无尽的魔族。这使得艾因体内的混沌再度成长。他发现了魔族供奉的污染的艾尔“黑暗艾尔”。
看到一直认为只有女神可以干涉的完美创造物,艾尔因魔族而堕落的艾因,被茁壮成长的混沌之种吞噬。被混沌包围的艾因再次看见了混沌之核,但他感受到混沌之核已经不再像之前一样不稳定,艾因领悟了万物的创造,始源与终末,最后必将回归虚无。他从一开始就明白这一点,最后预见的也如他所料,他坦然的接受了混沌的力量,站在混沌风暴中心的艾因开始放声大笑,最后彻底接受混沌的力量重生为虚空主宰者。
在此之前抛弃的一部分信念在如今被完全舍弃,艾因使用强大的力量将所有的一切净化为最完美的形态——虚无。

花絮
*被变异的赫尼尔力量进一步侵蚀,右手手臂也变为了被红色花纹包围的狰狞模样
*此时艾因的武器不止灵摆,还有自身凝聚赫尼尔力量化为的巨大镰刀
*艾因较之前的表情来的更加邪狂,与他彻底抛弃了信念有很大关系
*他双眼的巩膜都变成了深红色,出现扭曲纹样,脸的左下方开始崩坏,表情也变成空洞的凝视。在降神模式下,他的瞳孔会变为发亮的朱红色,巩膜则变为深红色。此外,艾因的开场白也会变得更符合他的新性格。

2p herrscher
“何必如此烦恼?乖乖接受不就好了?”
混沌达到极限的艾因并不满足于自身的力量,他现在急需一个新的空间来创造属于他的领域,当他来到艾丽阿诺德时,一处洞穴吸引了他的注意。
在狂妄的笑声中给予那些变异体最后的挣扎最终将力量据为己有,他感觉到了救赎的快感,并决心以此来嘲笑女神所做的一切,且吸收这些混沌的力量来进一步成长。
他嘲讽着世间万物,引导他们走向自己所在的末路。

*立绘中可以看到艾因的表情变得更满足,但是又充满嘲讽意味
*他的瞳孔较之前变得明亮许多,表情也更加丰富
*觉醒之后的声音变得洪亮许多,也许和他的没了信念束缚有关

之前tag里的一张表格,就拿来填了,表格原作者是这位太太 @噬贰其行 抱歉忘记和你说擅自拿来填表了

我的萌点和雷点

嗯……更新一波沙雕gif,主要是关于ain三个分支的故事,嗯,可以说十分写实啦哈哈,诸位可以发表一下评论😂

tag有打涉及的cp,注意避雷

一次翻墙的点梗活动【文!】

最近翻墙了,然后停更一切有关于阴阳师和刀剑乱舞的粮【除了那篇综文】

这次点梗所涵盖的cp全在elsword和第五人格里

elsword相关

1.ain的所有分支内销【但不包括零转】
比如lwri,rihe,blribl无差之类的,可以提供题目或者梗或者情节
2.因为是杂食党,所以基本上什么都吃,这里列举几个我最近吃的ciel×ain一类,比如dnap啦,clri啦还有dlee,以及bg向的riws,apga,eega,apyr
3.目前不吃add和ain这一大类,抱歉啦

再者就是第五人格
吃的主要是杰克相关,主支是吃杰园的,分支是杰医和杰佣,所以小伙伴们也可以点梗起来了,4.28下午六点结束,上限五个【怎么可能会有人给我这个无名渣渣提供梗呢?】

车的话请慎重,因为我雷abo和哨兵向导。

【占tag先行致歉,大标题是cp相关的大类,其他是相关cp的主要任务和cptag】

当时我的ee【现在转成blu了】和我脑婆ga在场景里面玩的可happy了,她放究极神箭我放黄花叶和蓝安魂,一竖排一横排的敌人都被我们抢打完了别人基本上没抢多少怪。

然后就莫名想到做了这个沙雕改图,也算是调侃一下我家二儿子ri吧😂

魔女集会

*全篇私设+ooc+个人理解
*梗来源于我家的ee现在的blu
*我流画风,不喜勿喷
*魔女集会paro
*给你的魔女pa @白石塔

“……”
apostasia并不知道当初为何会捡到这两个孩子,也许是自己在时空穿梭时遇到的平行时空的自己,说是自己,到底不过就是刚到自己大腿根那么高的孩子。一个和自己走了完全相反的道路,一个和人类在一起尝试接触人类情感的孩子。
总有一天自己……那个executor会与自己意见不合,然而anpassen不会管这些,他很有信心的凝出三个黄色的艾伊特给予战斗最大的帮助,executor则是很果断的带着残血的身躯将投影的长枪投入敌人的要害,却没来得及注意到身后的魔物投出来的长矛。
“亵神之镰。”
apostasia果断的抽出赫尼尔之力凝聚而成的镰刀砍向敌人,一把揽住executor把他往黄色的罩子里推。
明明apostasia自己的血量都维持不了多久。apostasia看着包在罩子里的两个,暗自感叹带两个孩子真的很麻烦,然而却将头目将他的存在抹杀在虚无中,两个孩子,一个羡慕的拍手,身旁黄色的艾伊特围绕着apostasia转圈给他疗伤,一个皱着眉头看向远方,捏碎了手中投影出来的长剑。
“你们做得很好。”虽说最终的功劳是归在apostasia身上,但是他还是尽量露出一丝笑容地蹲下身,难得温柔的抱了抱两个孩子,anpassen笑了笑回抱住他,而executor闭上眼给予apostasia一个拍拍后盘算着如何变得强大可以帮助他忙。
面对的敌人越强大,给孩子们的挑战就越艰难,但是孩子们也会在过程中变得强大。apostasia将眼前的长矛斩断,身后偷袭的怪物被长剑砍成两半,其他的剑刃随着动作追杀眼前的敌人随后化为碎片给予敌人最后一击。
“太狼狈了……你这个背叛了以赛玛利的家伙。”
apostasia没有立刻反驳他,他静如死水的眼眸瞥向还在对付敌人的arme,以镰刀撑着地缓缓站起来,ee一边以防御指令指挥飞舞的艾尔之珠打向围困住apostasia的敌人,一边准备好三颗黄色的艾伊特制造了一个黄色的花叶罩。
温暖包围住了apostasia,他的眼眸看向了解决完最后一个怪物的arme,ee微笑着拍了拍apostasia的脑袋:“嗯,怪物交给arme和我,stasia你好好休息吧。”
apostasia看向了远去的两人,他不知道这么点的时间两个孩子能成长到如今这样,他们俩的位置从被保护者成为了保护者。
时间何时过的那么快了?毫无涟漪的眼睛眨了眨看向踏入头目领域内的两人,实力的差距让apostasia战斗时有些吃力,但是他们两个却一直为自己挡下攻击,连女神的绝对忠诚者也会反差很大的叫自己别动。
自己倒是奋不顾身的去砍杀魔物,怎么看都像是在保护stasia啊……
这是ee的原话,不过apostasia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只要他们愿意就好。
apostasia搭上得胜归来的ee的手起身。
从前一直是你在保护我们,这次就换我们来保护你吧。

【eelw】人鱼的约定4[完结]

鱼尾轻轻拨开水,划出一道道涟漪,lw安静的睡在ee的手臂中,然而ee却异常担心lw的情况。atm把手探向了lw的脖颈,虽然感受不到有力的搏动,但是一丝气还是留在那的。

lw还没死。

ee垂下了头,看着被海水打碎的月光,三颗金色的艾伊特围绕在lw的周围,右手五指突然变得尖锐了起来,作势划向自己鱼尾那一块最柔软的部分,atm立刻伸出手制止了ee,手的力量很大,把ee的手抓出了红印,然而他没有放手的意思。

“erbluhen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arme……你知道人鱼肉吃了可以让人长生不老吧?”

ee没有正面回答atm的问题,只是反问了他一个另外的问题。atm皱着眉头,他知道了ee的意思,他也不会阻止ee的想法,因为他清楚ee的性格,一旦下定了决心的事,就不会再作出改变,“他还活着,如果他有求生的欲望。”

一声痛呼,随后血肉飞溅的声音,atm撬开了lw的嘴让erbluhen将血肉混合喂了进去。那个地方是他原本受伤的地方,atm原本想要松开erbluhen紧握lw的手,但是erbluhen说什么也不让,因有些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的脸色,atm也说不出任何责怪的话语。

黎明即将到来,erbluhen送走了回去复命的arme,用一些代价向海巫女换来的双腿将wanderer,复活后的他向原来的家走去。

人类忘记了wanderer的存在,或许能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再融入进去。erbluhen很喜欢让wanderer给自己吟唱一首安魂曲,腿上的伤让erbluhen无法下地走路,以自己的声音换来的双腿是为了能陪伴wanderer生活。偶尔arme会带着东西上来查看erbluhen的情况。

atm想要让erbluhen回到海底世界,然后后者却微笑了一下在日记本上写下了一句话。

“我在人类世界这找到了阳光。”

捡到一个不知名的弟弟该怎么办?

“交给我们吧!粟田口的房间超级大的哟!”

药研背过lw,身旁蹦跶的博多往前带路。乱指着审神者的房间嬉笑着跑开,一期一振看着远去的弟弟们,整顿了一下走入审神者的房间。

“是的,我们这次出阵是找寻到一个戴着兜帽的少年。”一期一振跪坐在审神者面前,少女咯咯笑道,“你们出发的那个时代还能找到被被吗?那还真的是有趣极了。”

一期一振对于审神者于其他人的昵称已经见惯不怪了,只见他摇摇头道:“并不是山姥切殿,而是一名不知道名字的少年。”

“啥?!!!!”

审神者跟着一期一振来带粟田口的房间时,躺在地铺的少年还在安静的睡着,其他人按住还想吵闹的博多,上身的衣物被小心的叠在一边,兜帽上的花纹是暗绿色的,给人以一种压抑的感觉。

“他的兜帽有些脏兮兮的,刚刚摘下来的时候弄了我一手灰。”

乱虽然是抱怨的话语,但是语气里并没有一丝责怪,审神者起身看着拿起的被尘土沾染的兜帽交到一期一振手里:“一期一振,既然他是你发现的,那就在我查出这个孩子的身份之前,先由你来照顾他好了。”

“好的。”

毕竟他说了一句让自己非常在意的话语啊……

一期一振送女孩出门时,手里的兜帽正巧被路过的歌仙兼定看到,他看了一眼这个帽子,忍不住想拿去清洗一番,也就是说话的一番功夫,一期一振手中的兜帽已经没有了。

他无奈的笑了笑合上纸门,不知道为何,一期一振在看到这个少年的一瞬间,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疼。他微微皱眉地扶着自己的心脏,同时少年携带的随身物品也在药研的手中亮起光芒,破碎的灵摆协同少年上衣的碎片交相呼应,一股暖黄色的光芒压制住了少年左手上亮起的暗绿色花纹。

少年在轻呼一声后缓缓睁开眼睛,入眼处是黄色的暖光,散去后便是围过来的众人的脸,一期一振甩开脑中的阴霾走了过去扶起少年的上半身,绑着左眼的绷带散开露出被严重污染的地方,在那一瞬间一期一振瞄到了他左眼下方有些暗绿色的略显狰狞的花纹,少年抓起那根掉下的绷带惊慌的抬手重新绑好。

“你好?请问你的名字是……”Lw看向了发问的人,那人有着同Art一样的水蓝色头发,就是眼睛不太一样……因为Art是蓝色的。失望感不由得漫上心头他,眼光暗淡的看着地面。

“Lofty Wanderer,这是我现在的的名字。”此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抓着空荡荡的脑袋有些惊慌,察觉到了什么的药研将捡到的灵摆放在他身旁,附了一句:“你的帽子有些脏,我托其他人去给你洗了。”

松了一口气轻声道了一句谢谢,随后拿起那个灵摆看了一眼刚刚破碎的地方,沉默良久才把他收入怀中,而其他人则是看到了少年没事都表达了自己的关心后去给他拿本丸的点心招待,一期一振则是被大伙留在了房间里,说是可以安抚那个少年。

 

“可以叫你wanderer吗?”关怀弟弟们的感觉也不自觉放到了现在面对另一个少年的身上,少年露出的右眼先是一阵惊讶,随后便点了点头,手指抓着有些乱糟糟的长发有些不自在。

“哦哦!这个就是你们从安土那接回来的少年?”

“鲶尾,说话太大声了。”马当番结束的时候,正巧听说其他兄弟随一期一振出阵时“捡”到了一个弟弟,鲶尾藤四郎立刻甩下一堆后续工作就跑到房间去查看,同行的还有他一同当番的骨喰藤四郎。

越来越多的人包围在lofty wanderer的身边,心里一阵跳动,他清楚地认识到这里并非艾里奥斯,如果 不快点回到艾索德拥有的艾尔之力身边,他会无法维持形体的。手中唯一能保留的,只有灵摆破碎时流出的艾尔之力,但是并非长久之计。

“那个……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少年发出颤抖的声线问这些还在争论不久的人,“这里是本丸,你太累了,需要先休息会。”一期一振跪坐在lofty wanderer的身旁抚摸他柔顺的头发。

 

“这件兜帽……似乎从未见到过。”

山姥切国广抓起木盆里的一件带着奇怪花纹内里墨绿色的兜帽将他挂在晾衣绳上,晴天照耀下的兜帽有着淡淡的萤绿色光芒,有些说不出的怪异。歌仙兼定晒完最后一批床单指了指那个兜帽,“一期殿带回来的那个少年身上的兜帽,看着有些脏于是我就拿来洗了。”

山姥切国广听完之后淡然离开,他知道歌仙兼定后面会就着这些景色作出一些和歌,他并不想在这打扰到他。

 

“艾里奥斯?那是什么地方?”

“我要完成使命的地方。”lofty wanderer双手紧握那个破碎的灵摆,每天的祈祷都没有任何成效,女神依旧没有回应他,也许是因为不在女神身边的缘故,原本他是打算去沛塔那的地下礼堂,那里是供奉女神的地方,也许只要在那诚心祈祷,女神就会回应他,告诉他怎么摆脱赫尼尔的污染。

然而其他人看着少年一言不发的样子,都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况且那只墨绿色的眼睛忽然睁开着实把短刀们吓了一跳,一期一振微微皱着眉头,他清楚地知道如果wanderer的负面情绪一旦爆发,后果会不堪设想。

“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内心如此问到的一期一振甩甩头上前拥抱住了wanderer,就像他对待其他弟弟们一样,安抚是最好的良药,可以让他的内心归于平静。

 

“Arme……那个力量我们再熟悉不过了。”

回到住处的erbluhen同arme商量起了接下去的步骤,他看向正在眺望远方的arme……

可能是因为一次在空间看到的推荐然后去看了第一集魔法少女俺吧,然后……直到结束我才知道这番不简单!

太tm毒了!这不是通往幼儿园的车了!【砸车门】

四月霸权,人类痛经。这货是当之无愧的,我只能毒奶,啊不对,这是定下来的事实啊!

我出不去了,这部番太好玩了,集bl,bg,gl于一身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断背山下百合花开啊!

大橘已定,都给我愣着别截图!昨天看完第二集的我,憋笑到凌晨。